品略图书馆

朝晖记忆

朝晖记忆

4个月前,我爸妈把朝晖的房子卖了,这两天,新房装修好,准备搬家,看着一堆堆被打包整理好的物件,思绪万千。

自打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住在了朝晖,在这里上了幼儿园、小学、初中,我的童年是每天傍晚在楼下肯德基门口跳完舞领了奖品后湿漉漉的汗水味;是学校旁边一包包拆干脆面集水浒卡的五香味;是穿着小裤衩在儿童公园泳池里“泡澡”的漂白粉味。我的少年是和小伙伴聚集在麦当劳赶作业的鸡排味;是街边档口每天一碗炒粉干的油烟味;是每天清晨边练长笛边打瞌睡的露水味……我在朝晖长大,这里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

先从我家说起

记忆的最初画面就是从朝晖的房子开始的,印象里,应该是我和妈妈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剥豆子,那时候的房子还比较破旧,后来的20多年,经历过两次大的装修,随着装修而改变的,还有对时代的印刻。

20多年,一同经历了电话座机的时代,当时家里电话一响,每次都很激动抢着去听,也经常有人分不清楚接电话的是我还是我妈,而现在,人手一部手机,恐怕0571这几个数字也很少被人提及;一同经历了电脑的迭代,记不清是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家里攒钱买了第一台台式电脑,巨大的显示器摆在爸妈的房间一角,每次玩个几十分钟还得跟爸妈软磨硬泡,那时候的日子,玩玩扫雷和纸牌的时光都是新鲜且快乐的,后来慢慢的有了拨号上网,开始用oicq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互联网世界,边锋游戏也曾经在家火了好一阵子,再后来,台式机巨大的屏幕被液晶屏取代,电脑的摆放位置也从爸妈的房间搬到了我的房间,用电脑的频次越来越多,与家人的交流却越来越少。而如今,当的笔记本电脑都已经经历了好几轮更新之后,家里的台式机依然在那里,只是已经太久没有人开启。

和老房子的记忆还有很多,比如夏天的时候铺一张凉席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吹着电扇,吃着西瓜,睡个午觉,日子就这样在悠长的夏日凉风中过去了;比如妈妈经常喜欢花一天的时间来改变房间家具的摆设,而每次搬家具都要把书柜里的书一本一本拿出来,再一本一本放回去,日子就这样在家具的来来回回调换中过去了。再比如每一个外婆来我家的日子,和外婆一起挤在小床上,说着等我长大了要给她买大房子,到时候大家就能住在一起,说着说着两个人就睡着了,日子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愿望中过去了……而现在,在漫长的夏日里,都是开着空调关起门,刷着手机,做着自己的事;书柜里的童话书也已经尘封了好久积上了灰尘,没有人再去读那些古老的童话故事;那个最爱的外婆,还没有住上大房子,就离开了,对老房子有留恋,有怀念,也有遗憾。

家门口的梧桐树

我家的房子沿马路,从窗户看出去,正好可以看见我所就读的小学。很小的时候,个子没有窗户高,点着脚看小学操场上小朋友们升旗、做操,那时候姐姐在上小学,每当听到下课铃,就跑去窗口张望,寻找她的身影,那时候的心情,是盼望着有一天可以像她一样,穿着校服,系着红领巾,成为一名小学生。

等我进了小学,站在窗口张望的人,变成了我的父母,只要一有空,他们便会去窗口,看看能不能看到女儿,看看女儿在干嘛,下午的时候,他们也会守在窗前,那时候的心情,是盼望着女儿早点回家。这样的盼望,一直持续到我读高中,每当放学的点,父母依然会守在窗前,只是这次他们不再看着对面的学校,而是看着路上来来回回的公交车,38路、44路,总希望这一辆开过去的车上,会有女儿的身影。

站在窗口的“盼”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每一次“盼”对于来说都是幸福满满。父母盼我,我盼父母,也盼外婆。每到周末,如果外婆约定了来我家,我一早就会等在窗口,看着公交车上走下来那个熟悉的老太太,那是最快乐的日子。

而如今,我长大了,再也不用点着脚才能看到窗外了,可是窗外的梧桐树也长高了,再也看不清公交站里到站的是几路车,更别说是看清车上下来的是什么人,甚至连对面学校的操场也被大树挡去了一大半。我的青春,和这些参天梧桐一起,耸入了云霄。

沿街的小商铺

河东路上有名的店有很大,一说河东路,现在人第一印象或许是潮王路以北的一条美食节,汇集着各色海鲜大排档。但是只有真正的老朝晖才知道,河东路上的青菁酒家最早起源于新市街旁边的一块空地。

如果要说河东路和新市街上的商铺,可能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这里有杭州较早一批开张的肯德基、麦当劳。记得以前打车,跟司机说去朝晖,司机总是会问,朝晖哪里,只要你跟他说,肯德基麦当劳的路口,每个司机都知道。这两家快餐店应该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了,当时的洋快餐在杭州还是稀奇玩意儿,家楼下一下子开了两家,那真是不得了了。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父母加班的周末,是10块钱的肯德基套餐打发了的。后来上了初中,麦当劳成了大家课外活动的聚集地。每一个傍晚,其他小朋友的童年是各种动画片的时候,我已经提前步入了肯德基“广场舞”的队伍,也已经记不清用多少汗水换回来了一堆肯德基的纪念品玩具,当年觉得很有用的东西,现在却也不知扔在了哪里。

在朝晖上过学的人应该都知道新市街上的一家“唯新”,20多年过去了,杭州城里所有的“唯新”都关门了,唯独只有这一家,依然还开着。现在每次路过,还会和吴易嘉一人一个香肠包。当年2块钱一杯的珍珠奶茶,比后来的“某麟”、现在的“某点点”不知道要好喝多少倍,还有1块5的贡丸、1块钱的豆腐干,那才是青春的味道。

除了“唯新”,新市街上出名的可能还有一溜的夜市,杭州如今保留夜市的地方已经不多,朝晖算是一处,5点多开摊,10点多收档,365天,风雨无阻。新市街的夜市虽然没有吴山夜市规模这么大、种类这么齐全,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给朝晖片区的居民带来了不少便利,日常小百货、水果、手机贴膜应有尽有,如今有了电商,线下的小商铺生意明显差了很多,但是逛夜市,似乎已经成了老朝晖们的一种习惯,吃完饭下楼遛一圈,或许你什么也不会买,但是却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河东路新市街的故事还有很多,有百年老字号“聚乐园”,有承包了我初中高中所有眼镜的“宝岛”,有我好几个下午泡着的“新华书店”,也有已经换了新东家的“雅戈尔”,新市街上最多的店铺就是皮鞋店,生意最好的店铺,可能是可莎蜜儿,有店默默撤退,也有店重新入驻,曾经的九月生活,变成了现在的武林药店,曾经的柯达变成了现在的馄饨店,岁月在变,时代在变,但是记忆却不会变。我的青春,就藏在这些沿街的店铺里,不离不弃。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对朝晖的感情实在太深,在朝晖公园坐着小火车长大的我,眼看着以前一直去游泳的那幢楼被夷为平地变成了现在的“西湖文化广场”,眼看着周围武林壹号、武林外滩、昆仑公馆等高端楼盘拔地而起,眼看着地铁一条条线路贯穿,让朝晖变得越来越四通八达,而我所居住的这一片区的老破小,似乎有点格格不入了,老校区停车难、老龄化、没有电梯等等一系列问题出现,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总希望父母可以住上更好的环境,马上要搬家了,怀念当然有,留恋也是一定的,不过的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不是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